臺海網(微博)1月19日訊 據臺灣媒體報道,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高孔廉已正式請辭,預定2月6日離職,相關消息震撼了逃亡政壇。當前由於“陸委會”而有了替代海基會之勢,所以高孔廉請辭事件,引起各界更加關切“海基會何去何從”的重大問題。這問題究竟如何解決,才能符合全民利益?值得加以探討。
  臺灣工商時報今天社論說,高孔廉是兩岸政策運作及兩岸談判的老將,幾乎全程參與了近5年多以來的兩岸制度性協商,並經常擔任台方主談代表。之前則曾擔任“陸委會副主委”等要職,對兩岸政策非常熟悉。他是兩岸領域相當難得的人才,如今遽然提出辭呈,頗為讓人惋惜。
  高孔廉此次請辭的時間點,剛好是兩岸正在醞釀“官方直接交流互動”的節骨眼。這兩件事碰在一起,更容易讓人們聯想到一個重要趨勢,就是海基會代表台當局出面協商及簽約的“白手套”功能,可能會加速趨於沒落。
  近來“陸委會”“替代”海基會的態勢已頗為明顯。因眾所周知,“陸委會”正在籌劃,擬促成該會主委王鬱琦於今年開春時候訪問大陸,與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正式會談,並有意構建該兩官方機關常態性交流互訪機制。
  一旦此議實現,則海基會“白手套”功能之消失,實不問可知。至於高孔廉個人進退,雖非兩岸態勢演變的關鍵因素,但其此次請辭事件,卻也使海基會角色功能問題,在政壇益發凸顯,引來了更多的議論,而可能在無意中成為海基會“脫下白手套”的催化劑。
  海基會一旦失去這付白手套,則該會功能將失去重心。因目前海基會三大核心工作:協商、交流、服務,其中之協商,就是戴著白手套和大陸談判及簽署相關協議,其份量最為吃重,也是海基會最耀眼的招牌。
  至於交流和服務兩項工作,屬日常性,其個別案件也不會影響全局。所以,有朝一日,“政府”若不必再委托海基會出面談判及簽署協議,則海基會組織架構將流於空洞化和邊緣化。
  雖然這一天不會馬上到來,但若兩岸雙方政治互信不斷強化,海基會功能的弱化,總是遲早的事。因此,關於海基會何去何從的問題,現在就有必要預為籌謀,及訂定妥善的解決方案。
  其中最極端也最簡單的方案,即是屆時解散“功成身退”的海基會。原本海基會成立20幾年來,會內歷任主事者都共同認知,“海基會成立的目的,就是要消滅海基會”,表明該機構一旦完成階段性任務,就會退出兩岸舞臺。然而,解散的作法,會使海基會目前難得擁有的豐沛資源頓時星散流失,而造成臺灣的損失。
  其中,人才方面,海基會內擁有一組兩岸事務的菁英團隊,其熟悉兩岸政策,又和大陸互動交流經驗豐富。惟該會職員的職務定位,約9成人無公務員身分,而是民間機構約聘人員。
  將來若海基會不存續,這些人才大都無法轉到“陸委會”或其他機關,只能四散各方。
  還有,海基會目前擁有深厚的大陸人脈,包括陸方產官學人脈,以及台商人脈。兩岸很多官民事務,台方可以通過海基會人脈網絡,有效地和陸方作協調安排。這項優勢若無法存續下去,也會損傷台方運作兩岸政策的能量。
  總的看來,台方主政者應該先打消“解散海基會”的念頭,而儘早督促該會預作“脫胎換骨”的準備工作,以使其未來能持續運用既有資源,不斷地為兩岸關係發展作出貢獻。
  海基會可以考量的轉型方向,譬如成為台方民間兩岸交流的“服務總部”,即經貿、文教、法律等方面需要服務的項目,都可集中由“未來的海基會”來做。其中,經貿方面的大陸台商服務,特別具有做大做強的空間,因大陸台商多達9萬家以上,需要服務的事項特別繁多,且涉及的內容也相當複雜,海基會憑藉其既有的大陸人脈,對此應有很大的發揮餘地。
  而在服務總部的基礎上,海基會另可同時擔當“政府主要智庫”角色。即從服務工作中,發掘兩岸深層問題及解決方案,作為相關決策參據;這應是最有實用價值的第一手資訊,自然值得“政府”高度重視。
  責任編輯:燕子  (原標題:台媒:海基會應準備轉型以走出新路)
創作者介紹

外送

yk93ykcif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